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首页 > 访谈预告
节目库
“拿什么拯救你,迷途的少年”——对话专业心理咨询师俞沨怡

  【主持人的话】



  高二学生不满被批评拿起锤子砸向女老师;因上课迟到,老师说了句“如果连课都不上,怎么能考上研究生?”女学生就拿起杯中热水泼向老师脸部;因与室友因生活琐事不和进而投毒致室友死亡,近年来一系列的校园极端事件的发生,无不给我们社会敲响了警钟,我们的青少年“心理不健康”了。那么到底什么原因导致了我们青少年的极端行为,施暴前有何迹象?青少年在什么状况下应该去心理咨询?又有什么方法可以对青少年心理问题进行干预?

  针对上述问题,12月8号上午10点-10点30分,东方网为您邀请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林紫心理咨询机构副主任咨询师俞沨怡做客我们东方网的嘉宾聊天室,与您一同了解青少年的心理,挽救“极端青少年”。 视频回放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东方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东方网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程琦。近年来青少年极端行为被受到 关注。高二学生不满被批评拿起锤子砸向女老师;因上课迟到,老师说了句“如果连课都不上,怎么能考上研究生?”女学生就拿起杯中热水泼向老师脸部;因与室 友因生活琐事不和进而投毒致室友死亡,近年来一系列的校园极端事件的发生,无不给我们社会敲响了警钟,我们的青少年“心理不健康”了。那么到底什么原因导 致了我们青少年的极端行为,施暴前有何迹象?青少年在什么状况下应该去心理咨询?又有什么方法可以对青少年心理问题进行干预?今天我们邀请到国家二级心理 咨询师、林紫心理咨询机构副主任咨询师俞沨怡,与广大网友一起了解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俞沨怡:主持人你好,东方网的网友你好。

  主持人:今天是12月8日是复旦投毒案进行二审,据警方通报是因为两者因为琐事而酿成悲剧,为什么一个琐事就会引起悲剧的发生呢?

   俞沨怡:我看到一些相关的报道,复旦投毒案是出于一个开玩笑,但也可以看到目前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是医学院的学生,可能是未来的医生,就个案来说,也有很 多的详细资料判定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现这样的行为。但是对于医学院学生来说第一关就是面对解剖学,对于大部分的医生从人的心理来说,每天碰到生老病死心里面 有一个防御机制叫做泛生物化,在医生眼里对于人体,对于这样的手术,跟猫、狗或者说具体的机体在他们的眼里是差不多的,只有这样才可以处理每天面临的医学 冲击。他们的感情可能不那么容易外漏,在投毒事件上只是知道这个药物对肝脏有伤害,但不知道会造成死亡,容易造成这样的行为,当然这不是作出这样行为的解 释。从小到达我们对于生命的教育,相对知识教育来说有一些不够,比如说对于生命的敬畏,对于生命的怀念都有一些缺失,造成明知会对身体产生伤害还去做。

   第二点,我们经常提到情商,可能他在情绪的控制方面有一些问题,在过程当中没有及时发现自己的情绪状态,也没有寻求专业的帮助,对于行为的控制还是不够 的。另外,情商也包括人际交往的能力,可以看到关健词“琐事”,为什么琐事可以产生这么严重的后果,在情商、人际交往里,在很多个案里包括做企业培训的时 候,有一个能力就是接纳能力,简单来说能不能和不喜欢的人或者和不同的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从事某一件事务,甚至想法不一样能不能一起去干一件事。 一个人的容纳性越多,他的朋友会越来越多。

  最后一点,也和他的身份有关,他来自偏远的贫困家庭,他独自到上海求学,他的社会知识系统可能存在一些缺失,简单来说就是家庭、学校就是自己的朋友,这三个方面都会导致简单的玩笑产生这么重的后果。

  主持人:从近几年来说这样的个案不仅仅发生在高校里,还有向老师泼水,用锤子砸老师甚至跳楼,这样的行为对于青少年来说有没有一个共性呢?

   俞沨怡:在我们咨询里,之前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探讨,有很多的共性,包括他们有一些适应性的问题,比如说从中学到大学,从初中到高中,无论是大学生还是高 中生,从社会知识系统来说的确是不够的,比如说用锤子砸老师的孩子,从准备锤子到进办公室,包括老师说他有一些犹豫的,他经过一个思考过程,为什么经过思 考还有这样的行为,我觉得他在学习过程当中可能存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困难,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或者说他周围的朋友,以及他的资源,没有办法帮他克服这些困 难,只有采取这样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另外,我们的情商非常重要,相对知识教育我们重视不够,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提高。谈到这些孩子的生命教育,都是有共性的。

  主持人:您提到了情商,什么是情商?

  俞沨怡:说到情商,大家认为处理好人脉关系就是情商高,这是大家对于情商的片面理解。情商是1991年美国心理学家已经提出来,但是被大家广泛认识是在1995年的《为什么说情商比智商重要》,实际上情商包括自我激励、人际关系、情绪管理。

  主持人: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应该怎样训练才能提高情商呢?孩子或者家长、老师更多注重的是成绩,情商是一方面,孩子不闹事就很好了。

   俞沨怡这就是看到极端事件发生的原因,他们在学习能力方面没有问题,任何一个事件都有一个铺垫,不会突然发生。对于林森浩这样的孩子,认为只要学习好什 么都没有问题,但反过来如果学习不好什么都是问题,这就看到很多孩子因为学习不好跳楼,很多孩子得了抑郁症,我们也看到这些案例里有很多孩子很糟糕,沉迷 打游戏,实际上是他们没有办法解决困难,就采取了其他的方式。外在的评价不能过于单一化。除了学校以外,家长可以多做一些,让评价系统多元化一些。比如说 我们面前的桌子有四个角,如果有一个角坏了,可能还可以站一下,如果只有一个支撑点,一破损就立马倒下了。我们觉得一定要升学,一定要学习好,如果没有这 一点可能就心理就垮了。我们的孩子在心理上要多培养一些特长、兴趣爱好。

  主持人:在很多报道当中有一个说法,发生极端行为的孩子有一些内向,是不是内向特征的孩子就是发生极端行为的高发人群呢?

   俞沨怡:一定要为内向孩子说一下不平,内向的人也有很多成功人士,像邓小平就是内敛型的,内向的人他们处理自己的压力和挫折没有太大的关系。一个人碰到 困难和挫折的时候如何反应,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反应,刚才说的案例都是采取很极端的行为方式,实际上一般的应对方式可以分为两种,积极和消极,更多是鼓 励大家发展自己的积极应对方式,比如说碰到困难最有毅力的方式就是想办法解决问题。第二点,寻求帮助。

  主持人:现在的孩子可能学习不好,家长可能会经常说他们,在学校也不受欢迎,您觉得这样的孩子应该怎么做呢?

   俞沨怡:比如说不要上学,会发现在真正咨询中,这些孩子有的非常有才华,有一个案例这个女孩子,她的母亲非常优秀,把孩子带到上海来上学,有一些适应性 的问题,这个孩子来了以后第一次咨询半个小时里一句话都不跟我说,我们就坐在那里很有意思,你愿意说你就说,不愿意说也可以离开。这个女孩子不愿意说话, 也不愿意走,坐了半个小时。她一开始对咨询师,对家长是有抵触和不信任的,如何让她信任你,让她慢慢把心里话说出来,这对孩子来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个 孩子有很大的问题,她很有才华,她在高中的时候写了一整本的小说,非常棒。

  如果说学习不好该怎么办?家长应该给他帮助,学校应该给他帮 助。从孩子来说鼓励的方式,当然希望有意志力,学习不好可以不跟别人比,但跟自己比,今天是59分,明天为1分努力,取得成功也是自己努力的成果。第二 点,你的家长是可以寻求帮助的,比如说我在学校里老师的教育方式我不是很能接受,家长可以帮助你。第三点,如果确实有一些低落的情绪,比如说和自己的小伙 伴们做一些倾诉或者说男孩子多做一些运动,或者说看电影,或者说一些娱乐方式,这些都是很好的积极应对方式。最害怕的或者说最不鼓励的一个是对外的,直接 是敌对的,我们对老师的敌对,因为你对我怎么样,所以我要怎么样,这是一种有攻击性的行为。另外就是压抑,抑郁症的源头,是一种对自己的愤怒。这两种是我 们咨询中经常碰到的,这样的状态也是最高危的。

  主持人:刚才提到这个学生家长带着她看心理医生了,在很多情况下学生和家长是不知道寻求这样的帮助,包括林森浩还有拿锤子砸老师的学生,不太清楚自己心理有问题,就造成了极端行为的发生。那么之前有没有一些征兆呢?

   俞沨怡:06年开始回国做咨询以来,相对大家对心理学的认识和现在相比,我认为真的进步了很多,可以看到很多媒体的节目,包括像今天坐在这里就这些事情 进行访谈。心理学界也好,学校也好,都做了很多的努力,到了一个严重状态,大家都知道要去寻求帮助,都有这样的意识了。我想可以再更进一步,在整个人生成 长过程当中,我们都是可以寻求一些心理咨询的帮助,比如说环境的转换,学习内容的转换,包括我搬家,或者换学校、换老师,不舒服的时候或者不能跟旁边的人 讲,父母没有办法给我帮助的时候,完全可以寻找专业的老师进行咨询。另外一点,如果有一些信号比如说我非常的焦虑,我碰到很多东西很紧张,甚至晚上都睡不 好觉,很多孩子都出现了失眠,另一个极端就是特别贪睡。比如说发现自己特别暴躁,碰到事情很容易发怒,这时候也要多关注自己,还有一点就是抑郁症蛮多的, 越来越年轻化,我们也看到长时间的情绪低落,很多兴趣爱好原来喜欢的东西都不愿意做了,觉得自己特别糟糕,这时候一定要寻求专业的帮助。

  主持人:来找您做心理咨询的人,年龄层都在什么阶段呢?

  主持人:来找您做心理咨询的人,年龄层都在什么阶段呢?

   俞沨怡:我们心理咨询也会分很多的类别,比如说青少年的,比如说情感的,比如说具体症状的,可能症状类的更多的是要和精神科医生更多的合作。从我的从业 经验来说比较多的是青少年和成人。青少年中间有很多的大学生,由于各种各样的问题来,聚焦在学校的适应问题上有很多,进了大学以后觉得很多人比自己优秀, 这时候就会失衡。中学生里面比较多的有两类问题,一个是就是厌学,还有一类就是网瘾。

  主持人:据我了解,在大学包括中小学都有心理辅导的咨询室,为什么没有提前发现这些行为呢?是不是在学校的心理辅导有一些缺失呢?

   俞沨怡:我知道大学生进校前都会进行心理的筛查,中小学也一样,可能服务的人群过多,频率一定会受到影响。第二点,我们的教育方式,比如说现在都是90 后的学生,他们在获取信息和喜爱的教育类型方面,一定和80后、70后有一些不一样,比如说现在是网络的时代,他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以及他们感兴趣的内容不 一样,而我们的心理教育专业性越来越强了,可能我们的科普工作、应用工作,心理学界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比如说国外幼儿园、小学经常做地震、火灾的训练,可 以看到他们用什么方式呢?一定不是用PPT,一定是演练。大家可以看到,心理学里面很多的内容,比如说情绪的管理,现在更多的是用教条化的教育方式,甚至 好一点是团体的活动或者说游戏。但这些都不能起到当下发生了,马上有一个应急反应。首先我们的教育方式要多做一些改变,从教条化到训练化,能让我碰到具体 事件的时候可以马上反应出来,应该这么处理,在这样的状态下需要怎么做。我今天也带了两本书,这是对幼小孩子,6岁之前的小朋友可以看的,里面有很多的 画,从小孩子开始就可以教他怎么了解自己,从游戏里就可以了解,我可能是嫉妒了,我要调解好。还有一本关于生命教育的,通过一片树叶,可以看到现在的秋游 活动都会带孩子去捡叶子,通过叶子的成长过程让孩子或者说让读书的人了解生老病死的过程。大家觉得生命教育很高大上,其实这些东西都可以设计成很简单,但 又让别人很感动的方式,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做心理学的人,除了专业方面也可以在应用方面多花一些心思,甚至90后的孩子们。

  主持人:除了学校以外,还包括家长,那么家长在学生心理教育过程当中起到什么作用呢?作为家长来说应该怎么帮助孩子进行情商的教育呢?

   俞沨怡:父母的言传身教非常重要,在我的很多咨询里会发现所有都是带孩子来的,但我们做的非常大的一部分工作,如果按百分比来说,有一半给了孩子,做了 很多孩子行为上的干预,另一方面就是父母的教育过程。所以,我们的父母有几点一定要多做一些认识,第一点我们的父母是否了解我们的孩子,可能现在的父母好 一点会看很多这方面的书籍,大部分的父母可能觉得外向的孩子好,多说话、多怎么样才好。实际上有一个理念,应该让优势更优,让弱势能够在安全的边际上不能 更弱。我们父母常常是把优势忽略掉了,不知道优势在哪里,拼命跟别人家的孩子比。所以,第一点,父母一定要了解自己的孩子。内向的孩子善于思考,可能做一 些技术型的工作或者可以沉淀下来的工作,为什么不培养他这方面的能力呢?一定要变成外向呢?更何况很难变。第二点,我们一直在提平等和尊重,我们父母总是 带着嘴巴对孩子,很少带耳朵和眼睛看孩子,父母最大的困扰就是说孩子不听我的,如果平时的时候多去观察他,多去听声音,多用眼睛看,不仅仅用嘴巴说你干什 么,这样即使在青春期也会有很好的沟通渠道。

  第三点,父母对孩子的支持很重要,我们的孩子成长整个过程中会碰到很多很多的困难,父母除 了对他在经济,包括在心理上的一些支持以外,陪伴更重要。我经常会提到是不是可以蹲下来用孩子的视角看世界。我们老的连自己想要的事情都忘了,我们小时候 不喜欢父母是这样的,但我们做父母了又这样对自己的孩子。父母在孩子的情商形成过程当中占了很大的比重。

  主持人:有一种说法任何心理问题最终归于家庭问题。

  俞沨怡:心理学界的确有这样的一句话,我们说孩子的问题一定不是孩子的问题一定是家庭的问题,像主持人说的,如果孩子确实有学习困难,他怎么办?我想,他自己要努力,我们周围人也要给他一些帮助。

  主持人:在这些学生有极端行为或者说没有极端行为但有一些小小的心理障碍,在心理学上是不是有一种微小心理创伤,就是因为这些微笑的心理创伤反而对孩子造成很大的影响。

   俞沨怡:大和小不是最大的问题,用什么方式解决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不是问题,而是在于怎么看问题,这里面有很多具体的例子,比如说同样一件事在不同 人身上会产生不同的结果,究竟是这个事情决定了结果,还是人的想法决定了结果。一个人如何去想他怎么来的,肯定是和他的成长经历,他对周围人的观察,和他 自己碰到的微小事件对他的警醒,人的想法和思维是更重要的。

  主持人:现在更多的青少年包括成年当中都有内心的心理寻求就是缺爱,所以就急需得到关注的目光,得不到就出现了问题。为什么这么大了还是觉得缺少呢?

   俞沨怡:在我个案当中有一个非常触动我的,有一个男孩子10岁左右,爸爸妈妈对他非常好,我当时也问了他这样的问题,爸妈对你这么好,你感受到吗?他说 了一句话,对我太好了,可是这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从这句话可以看到两点,第一点首先父母给的方式是有问题的,我们谈到当我们长大以后会进入婚姻,进入恋 爱状态,我很爱一个人,但他不爱我,你拼命去爱,他会回答你说你的爱我不想要。所以,父母给的爱也许真的很多,首先方式是孩子不想要的,另外就是接收到 的,他们认为这些是理所当然的,觉得应该获得这些。我们说缺爱的确是,缺爱过程当中有两方,给的人和得到的人都有问题,可以看到这20年的社会变化还是很 明显的,但大家还是觉得不够好,很糟糕。这中间也有人心理感受的问题。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媒体的发达导致心理问题在逐渐的扩大,还是因为社会的发展使心理问题越来越多了。

   俞沨怡:我更倾向于后者,的确是社会发展太快,中国改革开放的这几十年社会发生了剧变,我们用二、三十年的时间完成别人五、六十年完成的事情,对于时代 中的人来说一定是焦虑的。因为我们第一个感受就是赶快做完,赶快做作业、赶快上学,对于成人来说赶快把事情做完。所以,整个社会状态就是一个焦虑的时代, 从西方的发展来说也是经过这个时代的,只不过可能被压缩了,会呈现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当然这中间讲到媒体的一些报道,比如说对犯罪细节的描述,一方面会给 别人很大的冲击,另一方面对孩子来说是模仿性的作用,这也是信息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主持人:谈到这里可以总结出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包括学生自身、家长、老师还有社会的共同关注。从您的角度来说,能不能总结一下学生应该怎么做?老师应该怎么做?家长应该怎么做?

   俞沨怡:首先谈学生,对于个体来说要有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我碰到问题的时候,我究竟应该怎么办,最好是用一些积极的方式,我觉得如果没有能力去解决的 话,求助是非常好的方式,对于学生来说第一个是发展自己更多的心理支撑点。第二点更多的发展自己积极的应对方式,多一些兴趣爱好。对于学生来说是非常重要 的,包括社会知识,也需要其他人给予他帮助。

  对于家长来说,家长对孩子的言传身教,这个言传身教不是说一定要取得什么样的成绩,而是说 我们家长对孩子谈到的爱,这个爱用什么方式给予,怎么引导,或者说在孩子成长过程当中如何陪伴。谈到复旦投毒案,父亲一直以他为荣,因为他学习成绩好。当 他学习成绩或者说他的优秀不足以支持他这个人的时候,可能他就会觉得我一直要保持这么好,他的压力可想而知。作为其他的家长要借鉴这个状态,要了解自己的 孩子,要对孩子多一些关爱,这个关爱要蹲下来,用他的视角看一下,对孩子多一些观察、倾听,给他帮助和陪伴。另外家长要有一个警醒,当孩子出现什么状况的 时候要带他去专业的机构。

  作为学校来说不得不提学校有很多的无奈之处,对于学校的考评更多的是升学率,对于大学生可能是就业率。但是学 校在对自己学生的时候也要多一些评价,以学习为主的情况下,我看到很多学校也做了很多的尝试,比如说摄影展、美术的比赛等等,让孩子获取更多的价值感。对 于老师来说,除了一味要求老师对孩子多一些宽容、多一些耐心以外,在过去的工作当中我接触到有一个人才的测评工作,对于老师来说很多人选择老师这一行的时 候没有充分的认识,不知道一个幼儿园老师,一个中学老师,一个高中老师要面对怎样的工作生活状态,有些人的性格并不适合做老师。比如说幼儿园的老师面对孩 子的时候需要很大的耐心,有些人没有这样的耐心,你选择职业的时候就要考虑。对于幼儿园和学校来说,除了硬指标上的匹配以外,这些方面也要做匹配,避免极 端事件的发生。高中老师比如说升学率的压力,更多的督促学生学习,在方式上要多一些方法。

  主持人:可以看出我们的青少年身心健康需要社会家庭、社会、学生自身共同的关注,希望有关部门对有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多进行帮助,谢谢俞老师,谢谢各位网友,今天的访谈到这里结束,再见。


视频列表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