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首页 > 节目库
节目库
都市守夜人:坚守只为城市更美好

  夜幕降临,城市万家灯火。而每当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我们城市的很多角落,还有一些特殊的人群,他们披上了工装,走上了工作岗位。他们中,有电力公司的调度员、有地铁车辆检修工、有夜班公交车司机、有高架养护工、还有马路清洁工……

  夜色笼罩下,他们的工作是不被人看见的,可他们的工作又是不可或缺的,他们默默付出,他们安静坚守,他们就是我们的“都市守夜人”。

  电力调度员:看到市民平安用电就安心

  晚上八时许,夜幕落下,市南电网调度员陆典昆才正式开启了他的一天。和老婆打好电话,嘱咐完毕,陆典昆走进了办公室。负责徐汇、闵行电网全境指挥中心调度的他,从进门开始,电话就没有停下来。

  “喂,我这里电线断了,什么时候来修啊。”、“这里有异常带电,是哪里的问题啊”、“抢修工程队您快去现场看一下”……,

  据陆典昆介绍,从夜班开始每个晚上,他每晚至少要接30-50个电话。如果是高峰期,报修、故障等电话几乎就不间断,特别是在夜间12点至凌晨6点的时间段,这是人犯困的时候,确是他工作最忙的时候。

  北京大学硕士毕业,工作四年,已上夜班三年有余的陆典昆告诉记者,由于长时间上夜班,强光照,饮食、作息和别人都不大一样。不该睡的时候特别想睡,能睡的时候又睡不着。颠倒黑白,胖的人越来越胖,瘦的人也越来越瘦,而他本人是越来越瘦了。

  除此之外,和家人正常时间相聚也变成了一大难事,大年三十回不了老家也成了家常便饭。可问他为啥还要上这个夜班?他说,看到电网安全运行,知道很多其他人开开心心呆在家里,我就安心了,这是一种心灵上的补偿。

  地铁车辆检修工:对这个行业有信心

  这边负责电网安全,那边地铁已经停运,进入了维修时间。夜间十一点,地铁维车辆检修工孙亮正式在九号线九亭基地上岗了。

  工作16年,孙亮已经从一名普通工人,当上了日检班长。由于经验丰富,当地铁缓缓驶进维修库的过程中,孙亮就能初步判断出车辆哪里有问题。

  作为日检班长,孙亮带领小组成员15个人,一个晚上要排查地铁九号线50余辆车的安全隐患,司机室、开关门、查地沟、客室光照、车顶等整车需全部检查。

  上了16年夜班的孙亮告诉记者,年轻的时候还感觉蛮好,现在做的年头多了,身体也开始吃不消。但问他为啥选择做一个“黑白颠倒”的工作。他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行当,就说明对这个行当有信心,当早上看到这些车一部部从维修基地出发的时候,就很有成就感。

  高架养护工:夜间争分夺秒只为“申路”畅通

  郁兵是上海城建市政养护申字型高架的一名普通养护工,作为一名高架养护工,他们人们称为“看不见夜的清道夫”。天亮之前,所有的活都必须做完,保证安全通车,这是“郁兵们”工作时间段,于是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成了养护工的必修课。

  许多人知道,上海简称“申”;多数人不知道,上海中心城区的交通大动脉也是“申”字形;更多人不会想到,78公里的“申”字形高架快速路的维修、保洁都靠他们。

  据了解,整个“申”字形快速路被划分为10段,每天深夜零点至清晨5点养护一段,循环往复,从不间断。记者在采访郁兵的过程中,郁兵正负责着江苏路到机场路段的维护,路面沥青混凝土维修、桥梁伸缩缝维修一刻不得闲。

  工作9年,郁兵由于工作认真负责,与同事们兄弟一般的相处,被大家广泛好评。话不多的他,只告诉记者一句:“看到车辆在自己修补的平坦道路上行驶,有一种自豪感”。

  公交司机:把乘客平安送到终点是唯一信念

  为了照看孩子,为了家庭,在干了若干年白班司机之后,陈冬生选择了做一名夜班公交车司机,而这一干就是11年。

  11点50到岗,查查车,量量油,零点钟声一响,陈冬生驾驶着309夜宵线从娄山关路准时出发,直到凌晨六点整,6小时不间断在终点与起点来回开。

  夜间公交车经常会没人坐,陈师傅却说,就算没人也要一圈一圈的开。夜班枯燥乏味,人也会犯困,做了11年的陈师傅竟然习惯了“纽约时间”。

  这“纽约时间”给他带来的是适度的神经衰弱,白天休息时,一点也不能有声响,但凡有一点声响,一点阳光都会影响睡眠质量。

  可陈师傅告诉记者,这是工作需要,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把乘客平平安安送到终点就是我们的任务”。

  马路清洁工:上海的城市清洁就靠我们

  来沪做清洁工,祝玉霞多少显得有点无奈。像多数妈妈一样,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每天清晨5点,到晚上七点,祝玉霞就来来回回的清扫着沪上的知名马路“多伦路”。一天上两个班头,拿两份工资,也正是因为这份还不错的收入,于是一干就是9年。

  9年来,为了这条马路的整洁,为了扫清烟花炮竹,祝玉霞没回过江苏老家过年,没时间看父母也没时间照顾孩子。祝玉霞多少显得有些愧疚,面对我们的镜头时,她眼含泪花些许哽咽。

  尽管有很多无奈,可祝玉霞却喜欢这份工作,通过这份工作,她供孩子读了大学,还在无锡买了房子,自己的老公也走进了清洁工的队伍,一家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祝玉霞说,经常会听到有人赞美我们是城市的“美容师”,上海的城市清洁就靠我们时,我觉得这份工作值了。

视频列表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