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首页 > 节目库
节目库
【胜利之路】老兵阮武昌回忆: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课"

    相关视频>>>【胜利之路】老兵阮武昌忆战友:战斗前一起吃饭 天亮后亲手掩埋
               【胜利之路】老兵阮武昌回忆: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课"
    相关专题>>>【视频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东方网记者蒋泽8月7日报道:86岁的上海警备区原副政委阮武昌,由于长期做政治宣传工作,即便赋闲多年,仍然口才很好。他是一名老新四军,1943年入党时才14岁。参加新四军后,他经历了抗战后期苏北一些战斗。

阮武昌在讲述抗战时的经历


1946年的阮武昌,在如皋县城拍下自己第一张照片

  以下是阮老口述节选:

  鬼子来了 14岁入党15岁参军

  抗战爆发的时候,我正在读小学,那时年龄还比较小。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的时候,老师马上就告诉我们说打仗了,日本鬼子在北京那个地方向我们发动进攻了。

  上海的战争不久也爆发了,上海靠我们家很近,一江之隔。1938年的3月,鬼子还是过来了。我们那个城市不算很大,但他也动用了飞机和大炮,轰炸扫射我们如皋县城,从这儿以后,我们原来比较平静的如皋,可以说是血雨腥风。

  1940年的2月份,新四军就来到我们那里。我在1943年4月,首先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是先入党的,我入党以后,就在党的领导下面进行一些抗日斗争。

  首先经历了1943年到1944年的反扫荡、反侵略的斗争,日本鬼子在清乡扫荡期间,为了想把我们党组织,军队消灭掉,就采取了许多的办法。活埋的也有,有的是日本鬼子叫做包粽子,就是把老百姓包起来扔到河里面,扔到长江里面,很残酷的。

  这场斗争一直到1944年7月,经过我们的艰苦斗争,把它彻底粉碎了。

  第一次上火线 亲手掩埋牺牲战友遗体

  我是1944年底到部队的,到部队以后,先后经过了几次打日本鬼子、打伪军的战斗。第一次战斗是1944年,记不清是11月还是12月,去攻打位于长江江心北侧的永安沙,上面两个据点上各有一个伪军中队驻守。

  半夜,一营发起进攻以后,过了一会儿突然没了动静。原来是炮楼外壕沟太深,篱笆也密,给战士冲锋造成了困难。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两点半了。谭首长叫我,你带一个侦察员,到前面告诉一营营长,仗不打了,部队撤下来。

  接到任务,我觉得很高兴,也没有多问。高高兴兴就跑到前面去了,碰到营长,我说谭首长叫我来传达,仗不打了,部队马上撤回去。营长是位老红军,文化不高,平时作风大大咧咧,更不会扣什么字眼。可是听了我传达的命令,却愣了一下,非常严肃地问我,是不是立即撤。这一下倒把我问住了,我说要不回去再问一下,那个营长就没有理我,就在这一瞬间,在我们前面大概几公尺远,猛的一下很响的声音,然后接着一团火光,我们赶紧掉头一看,正好一个战士扔了一个手榴弹,这个手榴弹是一个土手榴弹,扔过去,结果把竹篱笆烧着了。战士们一下子就上去了,攻击了据点。把这个据点两百多个敌人全部消灭了

  天亮了,部队赶紧要撤回江北,否则涨潮了,我们在小岛上就要面临着四面是水,背水作战这样一个局面,就很危险了。

  谭首长接着交给我一个任务,再带一个侦察员负责掩埋烈士的遗体。那次牺牲了七八个战士。我是第一次处理这些烈士的遗体,那天看的特别的仔细,把一个个烈士的遗体放到棺材,然后放到地下的时候,我特别仔细地看了一下。

  刚刚我们还在一道战斗的,现在就闭上了眼睛,那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啊,都是一张一张年轻的脸。因为我是第一次打仗,又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遗体,印象也特别得深刻。

  我们过去打仗都是晚上打,天亮结束战斗。有的时候晚上我们一道吃饭,然后一道上战场,第二天吃早饭,他就不在了,牺牲在战场上了。

  这是我们打过仗的人,特别是经历过比较长期战争的人,脑子里都时刻记着他的战友。

  本想做医生 军人却成了一生职业

  我的爷爷是做医生的,爸爸当过小学教师,所以一开始我小的时候,我家里经常讲,要我将来好好读书,长大了当一个医生,或者当一个教师,可是日本鬼子来了以后,我的人生轨迹全部改变了,我当兵了,我去参加了新四军,我去打日本鬼子了,后来军人就成了我一生的职业了。战争它是敌人强加到我们身上的。

  我开始没有想到当兵,但是它逼着我们要投笔从戎,逼着我们要拿起武器,用枪杆子对付枪杆子。所以说我们作为军人,为了我们个人的生存,国家的生存,民族的生存,你必须拿起枪杆子。

  不要忘记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我们人民遭遇的苦难屈辱,这个耻辱感也许你们现在感受不深,我们那个时候,它不仅仅是生命的付出,还有沉重的耻辱压在身上,只有我们经历过,当亡国奴生活的人才能感受,不要让过去苦难的日子重新回来,我们就要把国家建设的强大,这样子他们血才不至于白流。

视频列表

热门视频